欠债11亿元、捆绑养老保险,中国傩城能否玩转康养产业?

来源:中宏网房产时间:2022-05-18 11:15:36

中宏网贵州5月18日电 “购买产品即送一套50平方米的住宅,外附一份30年寿险和老年服务。”这是近期在贵州省道真县中国傩城里出现的一种新型康养产品。

“养老+地产”“养老+保险”这种类似的资源联动嫁接在养老市场上并非新鲜事;随着“银发经济”时代的到来,无论房企还是险企,都纷纷推出了不少与健康养老挂钩的产品;但将“养老+地产+保险”三项资源整合为一个产品的“玩法”却不太多见。

产品合理性存疑

记者了解到,该保险产品名称为“健康财富宝”,是在今年4月16日,由重庆名豪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名豪集团)旗下组织——傩城健康会,与百年人寿保险、天安人寿保险、鹏诚保险代理联合推出的一项康养产品。

傩城健康会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健康财富宝是一款会员制产品,受众群体为50-65岁之间的中老年人。在客户缴纳了50-60万元的会员费后,傩城健康会便为其提供健康管理、治疗颐养、老年社交培训等养老会员服务。同时,会员能获赠傩城附近龙溪谷社区一套45-50平方米且可自由交易的住宅,同时还可享受为期20-30年寿险保额,最后还能在20年后获得会费全额返还。

1652843926971064.jpg健康财富宝产品详情页(图源:傩城健康会工作人员提供)

值得注意的是,根据道真县政府公开信息显示,龙溪谷社区是由名豪集团旗下企业贵州康宸百年健康置业有限公司开发的商品房项目,产权为70年,并于2021年11月获得预售许可。

以会员制来进行相关养老服务是目前不少养老机构的普遍路径,但一般养老机构会员制是在不出售房屋产权的情况下,将社区居住权和服务、设施享用权让渡给消费者。名豪集团收取高额会费并“捆绑”70年产权房屋的模式,不免让人将其跟变相卖房进行联想。

事实上,此次健康财富宝的售价已在市场上引起了一些质疑声。当地人向记者透露:“龙溪谷的房子其实是可以单独买的,价格差不多在4000多元一平米。所以一套50平米的房子总价在20万元上下;就算综合保险和养老服务,在道真这个地方60来万(售价)显得很虚高。”目前在购房网站上暂无公开的龙溪谷社区售价情况,但记者查阅安居客数据获悉,4月道真县平均房价为3636元/平方米。

除了销售价格之外,该产品“康养+地产+保险”三维属性的合理性现在也存在疑问。4月15日,正好是在健康财富宝发布前一天,银保监会出台《人身保险销售行为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提出:不得将健康、养老服务与人身保险产品强制搭配销售。而该产品虽然是由名豪集团旗下傩城健康会推出,但在保险属性上亦联合了百年人寿保险、天安人寿保险以及鹏诚保险,产品宣传页面上也有“保险公司承保”字样。

随后,记者致电名豪集团询问产品是否涉及捆绑问题却得到了名豪集团新闻负责人否认:“我们只是会向客户推荐这种购买模式,并且客户付款会分别付给住宅项目、保险公司以及养老服务所属主体的账户,不涉及捆绑销售。”

不过,相较于名豪集团新闻负责人给出的回复,记者却在傩城健康会工作人员处得到了不一样的表述。傩城健康会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会员费的款项会统一收集到健康会管理账户中,然后再由公司财务进行处理。

一位法律人士认为:“多方联合提供服务,一般是以成立联合体或消费者分别给付的方式进行收款;但如果全部由一方收款,那么收款方将掌握绝大多数现金流动,一旦出现问题销售者的权益很难保障。当一方收款的情况下,这些资金的最终流向或许需要消费者、合作方以及相关监管部门警惕。”

拖欠薪资开发

事实上,在名豪集团推出的财富宝产品背后,其在开发傩城片区过程中的一些尘封信息亦开始显露。

名豪集团对傩城周边的开发由来已久。早在2014年5月,名豪集团就与道真县政府就大沙河仡佬文化生态旅游度假区项目签订招商引资协议,对总面积约53000亩大沙河区域进行整体开发。

根据中国房地产报报道,大沙河旅游度假区项目于2014年9月开工建设。当时的公开资料显示,该项目占地56.84平方公里,总投资600亿元,建设总周期为10年,投资商为重庆名豪集团;重点建设包含中国傩城、大千新城、天子养生城、比斯特风情小镇、童话世界、傩戏王国、茶山花海、野人谷、小须弥山和温莎湖的四城、一镇以及六景区。

据了解,贵州名豪康养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曾用名:贵州大沙河旅游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名豪集团与道真县政府的签约主体。根据企查查数据的股权穿透显示,名豪康养即为名豪集团全资控股公司,其实际控制人为周勇。记者了解到,此次名豪集团推出的健康财富宝产品、龙溪谷社区住宅以及傩城开发都是由名豪康养及其下属子公司负责。

1652843972747460.png名豪系股权关系(图源:企查查网站)

然而在开发的第五年,名豪康养在对大沙河区域的开发过程中却出现了工资无法按时发放的情况。“从2019年开始就拖了我1年多的工资都没有发放,现在离职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要回来。”名豪康养前员工李明(化名)告诉记者,从2019年2月开始,名豪康养就以各种缘由拖欠员工工资,被拖欠的员工大多是负责傩城周边开发的,包括名豪开发的龙溪谷社区、太阳湖花园等住宅项目。

记者获取的一份《劳动保障监察责令改正决定书》认定,大沙河旅业(名豪康养)在2019年合计拖欠工资1343.22万元,拖欠员工人数高达492人,并责令其于2020年1月22日足额给付员工工资。

1652843997574510.jpg责令改正书(图源:名豪康养前员工提供)

不过记者询问李明等多位名豪康养前员工后得知,这份责令书上的拖欠工资目前仍未得到兑现。“其实名单上拖欠的员工还只是一部分,还有更多表外人员没能统计进来,欠了那么多工资没发还能把房子建出来,可想而知他们房子的质量了。”曾在名豪康养担任开发主管的周洋(化名)向记者坦言道。

1652844030915677.jpg未付工资汇总表(图源:名豪康养前员工提供)

合法劳动工资遭长期拖欠后,李明等名豪康养前员工亦曾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益,曾于2021年1月4日正式向道真县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记者经过联系道真县法院得知,名豪康养公司无可执行财产,所以被拖欠工资的员工们至今仍未拿到一分钱。

记者注意到,在企业信息公开平台上,从2019年至今,名豪康养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法院强制执行111次,同时被道真县人民法院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多达28次,涉案金额超过3000万元,其失信行为大都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位于重庆的名豪集团和其实际控制人周勇皆因劳动争议、合同纠纷等问题遭到多次起诉。据天眼查数据显示,名豪集团被司法部门执行金额已达11.27亿元,周勇也因自身未履行法定义务被限制高消费,跻身法院“老赖”名录。

1652844084169865.png图源:企查查网站

“表面上看,名豪集团近期动向频频;实际上其内部现金流已出现紧缺。目前名豪在道真的项目仅龙溪谷社区住宅有一定货值可以出售,其借健康养老概念将住宅、保险绑定,可以通过多维产品属性带来的高溢价,实现资金回笼。”接近傩城人士向记者分析称。

在此次名豪欠薪事件背后,有两方面因素或许值得市场思考。暂且不论傩城康养产品合规问题,无论是支付员工合法薪资还是履行法律文书确定义务都应当是名豪应及时履行的责任,但至今都未能得到合理解决;另一方面,对于相关区县政府部门来说,应当对有明显失信现象的合作企业建立信用档案,审查并督促企业解决不作为问题,如果失信行为未得到处理便与企业展开合作,那么在很大程度上也将对政府公信力造成影响。

责任编辑:李倩
审核:杨凡
上一篇:中国五大城市群未来竞争力首度发布 商业地产呈多元化...
下一篇:定位西安,放眼全国!曲江文旅稳居全国文旅集团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