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工欠薪、商户退租、海外受阻 ——贵州龙头房企宏立城陷扩张泥潭

来源:中宏网房产时间:2021-04-19 10:36:56

中宏网贵阳4月19日电(记者 王新程)债台高筑、拖欠薪资、商铺被停、印尼项目被指遭受流动性危机,随着一系列危机爆发,曾经的贵州房地产龙头-宏立城集团正在泥潭中越陷越深,过往宏立城发展过程中累积的问题亦在危机中持续发酵。

危机:现金流吃紧

近期,有网友向本网反映称,贵州房地产宏立城集团已拖欠部分公司员工超过半年工资,公司旗下开发项目贵阳花果园商铺出现虚假承诺,无法办理产权证等问题。另有报道称,上述情况主要原因系宏立城集团印尼项目现金流问题所致。

针对上述舆情事件,记者向贵州宏立城集团发函求证,集团公关部侧面证实欠薪和商铺退租问题的证实性,对方回应称:“部分款项未能及时到位,正在有序恢复。”而关于集团现金流问题,对方并未透露更多信息。

宏立城集团是贵州当地最大的房地产企业,集团成立于1998年,至今仅在贵州开发过两个房地产项目,一个是让其首次进入开发市场的“山水黔城”,另一个则是被称为“中国第一神盘”,总建筑面积超过1830万㎡的超高密项目“贵阳花果园” 。而近期宏立城的欠薪以及商铺退租事件,亦两次指向这一“神盘”项目。

记者了解到,此次出现员工欠薪风波的主体是宏立城集团下属全资企业宏立城智慧科技集团有限公司和贵阳宏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在记者独家获取的一份资料中,宏益房地产系“神盘”花果园的开发主体公司,而宏立城智慧科技被定位为数字运营服务商,主要运营宏立城旗下物业资产海豚社区、交易平台海豚好房、智停平台海豚停车等。运营核心资产是贵阳商业购物中心项目海豚广场,而该项目正是位于“神盘”花果园中心位置。

1.png

图源:宏立城前员工提供

有宏立城员工投诉称,从2020下半年开始,宏立城智慧科技就出现拖欠工资情况,拖欠工资长达6个月,被拖欠工资人数接近100人。而宏益房地产更是已拖欠部分员工工资超过一年。

除了拖欠薪资之外,花果园项目的其他问题亦在持续发酵,一位花果园商铺的业主在网上留言称,他们购买的商铺被宏立城抵押给银行,导致无法办理商铺产权证,另外宏立城此前承诺的10年包租和无理由退铺协议也未能兑现。

1618799971652289.png

图源:人民网领导留言板

需要注意的是,今年3月19日,宏益房地产发布了一则关于花果园商铺租金、退房、退款问题的处置方案,称将在2021年3月至7月每月筹集200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处理退房退款,支付名单将定期公司。但截至发稿前,记者联系多位业主均表示并未收到退租款项,而商铺产权证依然未能恢复办理。

3.png

图源:花果园业主提供

宏立城方面亦在公告中表示,因为花果园项目销售承压,商铺业主退租、银行融资收窄等因素,目前公司经营压力较大,公司将尽快加紧自筹资金解决相关支付问题。

起源:暴雷伏笔早已显现

事实上,早在宏立城现金流危机显现之前,其项目中的一些“地雷”就已显现。

资料显示,花果园项目是贵阳最大的棚改项目,总拆迁户达20000多户。宏立城在2009年和2011年分两次拿下该项目地块,拿地楼面价仅为160元/平米,远低于当时贵阳600元/平米的平均楼面价。

超低“优惠”地价背后当然离不开政府的支持。面对贵阳花果园棚户区改造工程,省市区各级党委政府确立了“政府主导,市场运作”的开发思路。一位宏立城的员工采访中表示,当时贵阳市政府允许宏立城“生地熟挂”,即政府先以生地挂牌,让开发商预交土地费,用以拆迁和土地整理,待完成以后再转让熟地,这极大降低了宏立城的拿地成本。同时,政府允许宏立城在项目挖地基阶段,只要预交25%的工程款,就可以取得预售证对外销售,以便于快速回笼资金。

宏立城彼时的总资产仅有35亿元,而拿下花果园项目地块就花了29亿元。但同时凭借这次低成本的投入,为宏立城带来了超过千亿的货值。2010年,花果园正式开盘,由于项目体量巨大,宏立城采取低价倾销的战略,5000元/㎡的开盘价几乎只有贵阳主城区平均房价的40%左右。以价换量的结果是,2012年贵阳全市新房销售1100多万平米,花果园就占了一半,达550万平米,仅花果园一个项目的销售量就排在2012年房企销售榜的第8位,超过了华润、世茂等房企的年销售额。并在2012—2017年连续5年问鼎全国销售单盘冠军。

4.jpg

图源:中宏数城整理

虽说项目销售持续冲高,但神盘背后亦有不少问题出现。部分业主称在买完花果园住宅开发商无法办理房产证,给想卖房出手的业主造成了极大的困扰。

一位接近花果园人士向记者透露道,由于体量过大,整个花果园从A—U一共有21个区域编号,并分为数期开发销售住宅,为了回笼资金部分期楼存在无证售房的情况,导致无法及时办理房产证。同时花果园的低房价亦是牺牲了居住的舒适性、便利性等等因素所换来的。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在2017年8月,正值花果园项目销售末期,信用评级机构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决定撤销对花果园项目开发主体,贵阳宏益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信用评级。

公告显示,2016年,贵阳宏益经营状况面临发生重大变化的可能性。为核实相关信息及其对贵阳宏益信用状况的影响,及时、客观、公正披露债务发行人信用状况变化,多次要求贵阳宏益提供跟踪评级相关资料。然而,贵阳宏益一直拒绝配合大公对其进行跟踪评级,不提供任何评级信息,其行为有悖于债务发行人所应履行的诚实守信、向公众主动披露偿债信息之责任。

出海:“搁浅”印尼美加达

无论是欠薪还是退租,都直接指向的是宏立城资金问题。多位接近宏立城人士表示,该公司陷入资金困境的首要原因还是其在印尼开发的超级大盘美加达新城。

2017年,花果园项目住宅销售接近尾声,在项目上赚得盆满钵满的宏立城集团开始寻找其下一个落地项目。但在花果园之后,普通的住宅开发项目似乎满足不了宏立城发展的“野心”。

宏立城一位前副总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宏立城集团掌门人肖春红当时认为国内其他项目“没有超越性,没有挑战性,他要搞就要搞一个更大的。”此后,宏立城将目光投向海外,位于印度尼西亚的美加达新城引起了它的注意。

记者了解到,美加达新城最初由印度尼西亚最大的金融控股财团之一力宝集团(Lippo Group)单独开发,位于印尼首都雅加达市,占地面积高达2200万平方米,项目占地面积超过花果园项目数倍,美加达新城价值278万亿印尼卢比(约合人民币1311亿元),将成为雅加达最大的卫星城。

有业内人士预计称,美加达新城这么大的体量,相当于国内一家TOP20房企一年在全国的项目总和。力宝集团首席执行官曾对外表示,该项目是该公司创业67年以来最大的投资工程。第一阶段,美加达新城已开始兴建 25 万个住宅单位,将直接容纳超过100万人的城市社区。

2017年,因为看重宏立城“中国神盘”开发经验,力宝集团邀请宏立城参与美加达新城开发,合作模式是力宝出地,宏立城负责开发和销售。

但在这个超级大盘背后的巨量投入中,宏立城与力宝出现了分歧。美加达新城早期开发均由力宝出资,宏立城负责运输人才,但后期力宝不愿再继续供血,变成了宏力城独自支撑。但由于印尼限制期房销售的房地产政策,快速销售高周转策略的方式在当地行不通,加之前期大规模投入资金,以及国内融资渠道受到限制,宏立城很快便陷入了巨大的资金压力中。

2018年,宏立城资金链紧张的传闻不时传出,花果园项目中心收尾的海豚广场和双子塔(中环一号)施工进度缓慢。资金压力下,公司高薪体系瓦解,总裁级高管及分管工程、成本、设计、营销、财务的副总裁纷纷离职。最终,美加达新城烂尾,宏立城在国内的项目运营也面临窘境。在此之前,铸造了“中国第一神盘”的宏立城还和碧桂园擦出过火花,在2017年9月26日双方曾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希望全面开展多种合作模式。然而,最终也因合作地块债权关系复杂等因素告吹。

责任编辑:李倩
审核:杨凡
上一篇:宏视点|北京集中供地:竞拍激烈 低溢价高标准成土拍...
下一篇:宏视点|直击万科集团2020业绩推介会:开发与经营并重...